免费网站看AV片,毛片基地,毛片,A片,AV片,AV视频在线观看免费观
首页  »  家庭乱伦  »  [我的美母教师](珠帘篇)(30) 作者:纳兰公瑾
[我的美母教师](珠帘篇)(30) 作者:纳兰公瑾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6123
 

               (30)
 
  李淑敏整理好教案后再次回到了教室,看到正在认真打扫卫生的儿子后才安 心离开。就在刚才,她的右眼皮一直跳个不停,记得以前听老人说起这是种不好 的征兆,所以她害怕是儿子出了事情,这才在离开时过来探望。
 
  她来到了那幢房子前,礼貌性地按下门铃,开门的是自己的雇主,那个在咖 啡店里跟自己谈话的女人——苏裴裴。
 
  「来了?」房子的女主人笑着打招呼,把李淑敏请进了门。
 
  李淑敏点了点头,心里却是有些不解,因为她没看见自己的学生,也就是苏 裴裴的女儿,琪琪。
 
  苏裴裴捧来两杯香茶,一杯递给了家庭教师,然后端着另一杯坐在了她的对 面,「今天那个人打电话过来说很想念琪琪,希望我能让他们父女俩见上一面。 毕竟夫妻一场,我也不好拒绝,就让他去接琪琪下课。所以……」
 
  李淑敏小呷了口茶,眼皮一跳,「那,既然琪琪不在,我就先回去了,也不 能白赚您的钱。」
 
  「李老师先别急着走,听我说完也不迟。」苏裴裴放下端着的茶杯,「我只 答应给那个人一个小时,到了时候琪琪就会回来了的。李老师不妨再等等,陪我 说说话也好啊,这时间一并算在你做家教中,你看如何?」
 
  「这……」李淑敏心中纠结,眼前的这个女人出手阔绰,给的酬劳只多不少, 这段时间里自己拿到的就是其他同行的好几倍,可是内心的那一份不安究竟为何? 
  苏裴裴看了看挂钟,端起的茶杯遮住了翘起的嘴角,「听说李老师有个孩子, 跟我家琪琪差不多年纪?」
 
  「是……是的。」李淑敏最终还是留了下来。她需要这些钱。
 
  「那他的成绩一定很好吧?」
 
  「那孩子挺懂事的,成绩方面倒是不用我怎么操心。」一说起儿子,李淑敏 就感到自豪。
 
  苏裴裴翘腿而坐,曼妙身材凹凸有致,散发出成熟妇人的独有气质,「那您 一定很爱他吧?」
 
  「瞧您说的,哪有做母亲的不爱自己儿子的?」也许是想到了什么,李淑敏 有些脸红。
 
  苏裴裴后知后觉,掩嘴而笑,弯弯的眉眼里隐藏着不知名的情绪。见李淑敏 面前的茶杯空了,她便拿了过来要去再添些,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看了眼李淑敏, 然后笑了笑。
 
  看着苏裴裴离开,李淑敏松了口气,这个女人看着自己的眼神怎么有些不对 劲儿,就像是动物世界里看见了猎物的饿狼一般。
 
  李淑敏深思觉得实在不妥,就要起身离开,可铺天盖地的眩晕感袭来,还没 来得及发出呼喊就已经失去了知觉。
 
  端着茶杯走近的苏裴裴看着倒在那里的家庭教师,浅浅地呷了口。
 
  「你深爱着你的儿子,可我也很爱你啊!李老师……」
 
  粉色格调的客厅窗明几净,充分展示出它的主人的内心。散落一地的衣服中, 女性内衣特别显眼,最后一件遮羞布掉落在房间的门口,有呻吟声从大开的房门 传了出来。
 
  「啊~小雨……不要……」
 
  「林琳老师,不要什么?」
 
  「要……不要……哦~又顶到了!」
 
  我把林琳老师穿着肉色丝袜的长腿扛着肩头,奋力地挺动着下身,粗长的肉 棒狠狠地刺进她的小穴内,棒身沾满了象征着处女贞洁的鲜血和因为性交而流出 的淫水,手掌握住白嫩的乳房,两指夹着粉红乳头,刺激而狂野。明显经过精心 化妆的林琳老师此刻早已花了脸,破身的痛楚让她哭了出来,而学生的肉棒在小 穴里的抽插又让她倍感兴奋,额头布满了小汗珠。
 
  「我的好老师……小琳琳……肉棒的滋味怎么样啊?」
 
  林琳老师的处女穴紧凑得很,我费了不少功夫才把肉棒插了进入,在捅破那 张肉膜的时候,她的反应实在是大,哭喊着要我退出来,发出的尖叫声差点没把 我耳朵震聋,我只好与她亲吻,用手去抓她的胸部,以求分散她的注意力。不过, 当我真正开始挺动,她又变得热情起来,先是主动献吻,接着又强行掌握住节奏, 向上挺动着玉臀,紧凑的小穴充满了活力把肉棒紧紧吸住,可毕竟是第一次,很 快就被我重新夺回了主动权。肉棒插在娇小紧凑的阴道里,充分地感受着里面的 火热,每一次的冲刺都会被紧紧吸住,借助温润的密液才能摆脱抽出。
 
  「林琳老师,你的小穴……好紧啊!快要把我的鸡巴夹断了!」我一边享受 着蜜穴带来的刺激,一边说着粗俗的话语刺激林琳老师的神经。
 
  「唔~老师求……求你了,别说这些话……哦~羞……羞死人了……」林琳 老师把脸别了过去,学生的话语实在下流,羞得她的耳朵都红了。
 
  「那,我操得林琳老师爽不爽啊?」我舔着她的丝袜美腿,鼻子喷出灼热的 气息,肉棒以更快更猛地势头抽插着那粉嫩小穴。
 
  「啊!别……别舔!好……好痒!哦~要……要出来了!」
 
  林琳老师胡乱挥舞白皙的藕臂,被我扛着的两条长腿猛地伸直,蜜穴里突然 火热了起来,随着一声尖叫,大量的密液就冲了出来浇在龟头上,阴道四周的肉 壁压迫着肉棒,她两眼一翻也就晕了过去。我没想到初次破身的林琳老师居然会 有如此厉害的高潮,赶紧伸手去掐人中,在她吐出长长一口气后,我也忍受不了 蜜穴里的火热,肉棒膨胀了几分,就把滚烫的精液一股脑儿地全都射进了她娇嫩 的子宫里。
 
  「啊~别……不要!射……射进来!」
 
  林琳老师惊恐地叫着,却是于事无补,浑身无力的她根本阻止不了学生把精 液射进自己的体内,那滚烫的感觉,那持久的喷射,让她吃惊。
 
  俗话说,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经过昨晚的一夜风流,现在如此剧 烈的喷射之后,我真的是有些吃不消了,直接趴在林琳老师的两团肉峰上喘着粗 气。林琳老师伸手过来抚摸着我的头发,起伏的胸口体香扑鼻。我把玩着一座乳 峰,近距离地观察着乳头的变化。
 
  「哎呀!小坏蛋,别咬!」林琳老师娇嗔着拍打我的后背,胸膛却挺得更高。 
  「老师的奶子真好看!」我贪婪地用力吸着老师的乳房,像是要吸出奶汁来。 
  林琳老师羞涩地咬住嘴唇,盘在我腰间的长腿久久不肯放下,刚刚高潮的阴 道又开始变得火热,四周肉壁缓缓蠕动,向我索求着下一波更猛烈的冲刺。 
  我捏了捏林琳老师的琼鼻,在她为我生猛的体力而感到惊讶时就提枪上马, 直捣黄龙,只杀得她花容失色,咿呀乱叫,淫水横流,得到她的首肯后我把肉棒 从湿漉漉的小穴里抽了出来,用手撸了撸就爆发了出来。精液射在林琳老师的腹 部,胸部,以及脸部,浓烈的雄性气味弥漫在空气中。被高潮冲昏头脑的林琳老 师用手指撩弄着身上的精液,凑到鼻尖嗅了嗅,就送进了口中,淫荡极了! 
  把林琳老师安抚熟睡后,我穿戴好衣物就开门走了出去。进来这里的时候有 林琳老师带路,加上门口更换了新的保安,所以我根本不用害怕会被认出来。我 得去会一会林琳老师口中的那个裴姐。
 
  即便是早有心理准备,可当我真正面对那个女人时还是会有些紧张。她穿着 浴袍站在门后面,眼神高傲,湿漉漉的头发披在脑后,显然是刚刚沐浴出来。不 再需要眼镜伪装的她看起来美艳动人,明眸皓齿,肌肤白皙,胸前宽松浴袍被高 高的两座乳峰撑起,诱人的乳沟若隐若现,份量很足啊。
 
  「你是……刘雨?」她开口说话了。
 
  我没想到她会认识我,还能叫出名字来,「阿姨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别叫阿姨,我有那么老吗?」她主动邀请我进门,「叫我姐姐。自我介绍 一下,苏裴裴。你可以叫我裴姐。」
 
  眼前这个女人的过分热情,让我一时摸不着头脑,「好……好的。裴姐……」 
  苏裴裴坐在那张真皮沙发上,拍了拍,示意我也坐过去,「别紧张!李老师 曾多次提起过你,所以我才知道你的名字。」
 
  我没有坐到她的身边,而是随便找个位置坐了下来,「是吗?那……」 
  「你是来找李老师的吧?怎么了?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吗?」
 
  「没……没有。只是我忘带钥匙了,所以才过来找妈妈要。她不在这里吗?」 
  苏裴裴看了我一眼,微笑着说,「今天我女儿跟她爸爸出去玩了,所以我给 李老师打了电话让她不用来。怎么?她没跟你说吗?」
 
  我惊讶于这个女人的临场反应,确实无愧生意人的身份,我明明亲眼看到妈 妈走进了这里,可到了她嘴里就变了不曾来过。这也让我更加担心妈妈的状况了。 
  「可能是她忘记说了吧。」
 
  「你也别担心,李老师这么大一个人了,难不成还会迷了路?可能是临时有 事,所以才没有回家吧。或许你现在回去,她已经在家了呢?」
 
  我注意到苏裴裴在说话的时候看了眼楼梯,可那里并没有什么东西,「裴姐 说的有理。那我就不打扰您了。」
 
  把小男孩儿送走后,苏裴裴得意地笑了。她扯开浴袍,任由它滑落在地,赤 裸着身体便走向楼梯,一对白玉般的大乳房颤巍巍,顶端乳头小巧如豆,白净无 毛的两腿间是大片的春光美景。来到楼上,她推开了卧室的门,看到里面的内容 后,两眼顿时起了迷雾。
 
  在那张红色大床上,那个家教女老师同样赤裸着身体,四肢被红色布条紧紧 系住,而尽管如此,她依旧安静地熟睡着。苏裴裴几乎是挪动着来到床边,两腿 间源源不绝的淫水流满了性感长腿,她的呼吸急而乱,她伸向女老师的手在颤抖 着。
 
  「淑敏,你知道吗?你的宝贝儿子刚才来过了,他来找你了,不过让我打发 走了。」苏裴裴轻轻地抚摸着女老师的脸蛋,眼神温柔而灼热。
 
  「他长得可真帅啊,那眉毛,那鼻子……哎哟!不知道迷死多少女孩儿了!」 苏裴裴把脸贴了上去,轻轻磨挲,陶醉的表情像是吸了毒品的瘾君子一般。 
  「不过啊,我可不喜欢这样的男生。我喜欢的……是你啊!」苏裴裴伸出舌 头舔舐着女老师的脸颊,一双手胡乱地抚摸着她的傲人胴体。
 
  「你知道吗?当我第一眼看见你,那种如同电击的感觉袭上心头,我就高潮 了!那可是我人生中最快最厉害的一次高潮啊!」她女老师的脸颊都亲吻了一遍, 「从那以后我每晚都想着你,想着你跟我做爱,然后一次又一次地高潮!所以, 我对自己说,一定要得到你!」
 
  「你的胸部真大啊!不过,我的也不差,不是吗?」苏裴裴挺着胸膛,把坚 挺的鲜红乳头放在女老师红艳的嘴唇上来回摩擦,两腿间的淫水更加放肆地涌了 出来,「哦~好薄的红唇!」
 
  「我会在你的茶里下药,是你想不到的吧?」苏裴裴爬上了床,张开双腿跨 坐在女老师的身上,「我也没想到自己真的得到了这么一个极品女人!」 
  苏裴裴看起来已经陷入了疯狂,她一手揉捏着自己的乳房,一手伸到了胯间 撩拨着湿漉漉的阴道,眼神却半点儿都没有离开过女老师的那张美艳脸庞。手指 飞快地扣弄着火热的无毛小穴,她用力的捏着自己的乳房,忘我地大声呻吟。 
  「哦~操我!淑敏……快操我这个骚货!」
 
  「嗯啊~小穴……好爽啊……喔~淑敏操着骚货的小穴……呼~」
 
  「噢噢~要……要丢了……丢了!淑敏,骚货要泄了……」
 
  她抬起了屁股,手指飞快地插着自己的小穴,大量的淫水喷涌而出,溅湿了 床单,整个人也瘫软了下去,脸色潮红地趴在女老师身上娇喘着。
 
  「淑敏……你看,我又高潮了……都泄给你了!」
 
  她闭上眼睛回味着余韵,撅高的屁股一颤一颤,小小的菊门都沾了不少淫水, 格外的淫靡。
 
  突然,一双大手抱住了她的臀部,然后一根火热的肉棒对准还在高潮中的小 穴直接就插了进去!苏裴裴惊恐地转头望去,当看清来者身份后,惊讶地说不出 话来。
 
  「你……你……你……」
 
  我阴险地笑着,一挺腰部,肉棒直接捅进苏裴裴的小穴里,「嘘!别害怕! 裴姐,原来你好这口啊!怎么?你家男人满足不了你?那,不如就让我来操一操 你这骚逼吧!」
 
  「啊!啊!你……你疯了!」苏裴裴开始拼命挣扎,尖叫,「你这是强奸!」 
  我恶狠狠地扇打着她的肉臀,心中怒火燃烧得正烈,「强奸?呵,我就他妈 的强奸你又怎样!」
 
  我害怕她这般挣扎会伤到妈妈,就抱住她站了起来,用力扶住她的柳腰就飞 快地抽插着。这是一场结果明显的较量,我只需要大力地重复着这种活塞运动, 根本无需什么怜悯之心,也不必讲究什么九浅一深的技巧,就是操!用力操!苏 裴裴可就惨了,虽说已经高潮了一次,有着足够的润滑,可多年来不曾与男人性 交,身后突然的插入让她吃不消,小穴里火辣辣的疼刺激着她的大脑,那根粗长 的肉棒似乎要把她的肚子捅破,巨大的龟头强硬地撞击着子宫,一下又一下,渐 渐麻痹了。她企图挣脱身后之人的钳制,可相差太多的力量终究只能激起他更多 更狂的兽性。她尖叫着,希望能被人听见,可她忘了自己为了方便办事而加强了 这卧室的隔音效果,所以根本不会有人知道这发生的一切。
 
  「怎么样啊!老子操得你这个骚货爽不爽啊!」我用力地冲击着,一手捏住 她的奶子,五指发力像是要把它捏爆。
 
  「不要!放……放开我!」
 
  苏裴裴依旧在作无谓的挣扎,来自胸部和阴道的疼痛刺激得她的头脑越发清 醒,各种感官变得更加灵敏,她听见了肉棒捅进去的声音,也听见了身后男孩儿 的狂妄淫笑。她的眼泪开始流了出来,身份高贵的她何曾受过这般虐待! 
  「贱人!骚货!我让你欺负我妈妈!看我不操烂你的骚逼!」
 
  我看见苏裴裴抹眼泪,心里竟然感到了爽快,动作变得更粗暴了,肉棒在那 还算紧凑的小穴里捣出了白浆,甚至有丝丝血色,这也更刺激着我的感官。“啪 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回荡在房间里,夹杂着苏裴裴的哭泣声,共同为这淫虐性戏 谱出一曲悲歌。
 
  「求……求你了!不要……不要再动了!」苏裴裴带着哭腔苦苦哀求着,「 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只要……只要你停下来!」
 
  「我什么都不要!我就要操烂你这个贱货的骚逼!」我是真的怒了,把她的 肉臀拍出了一个又一个红色掌印。
 
  「会……会死人的……我……不……行……了……」
 
  苏裴裴说完这句话就真的晕了过去,幸亏我反应及时抱住了她,不然受伤的 可就是身下的妈妈了。我心头怒火还没消去,又怎么会放过她,抱着她渐渐软下 来了的腰肢又重重抽插了百来下才把一股浓精射了出来,然后把她扔到一边,然 后小心翼翼地把妈妈身上的布条解开,然而就在这时,妈妈睁开了眼睛,她醒了! 
  「妈……」我手足无措,不知怎么办才好。
 
  「哇!」妈妈一把抱住我,像个小孩地大声地哭了起来。
 
  我轻轻拍打着妈妈光滑的后背,好声好气地安慰着,「好了好了!没事了! 不哭不哭啊!」
 
  可我越是安慰,妈妈就抱着我的脖子哭得越厉害,最后我也只能任由她在那 里哭泣。
 
  约莫过了十多分钟,妈妈的哭声才渐渐小了下去。我抱着她的小脑袋,亲吻 着她的额头,替她舔去泪痕,最后吻上了妈妈的唇……
 
  「她怎么样了?」
 
  找回衣服穿上的妈妈情绪安稳了不少,指着还在床上躺着的苏裴裴问我。 
  我挠了挠头,刚才怒火攻心强上了这女人,还真的没考虑什么后果,被妈妈 这么一问,顿时觉得压力山大了。
 
  「这……要不,你去叫醒她,我给她道歉?」
 
  妈妈伸手在我腰间用力一拧,然后佯装发怒地瞪了我一眼,沉默不语。 
  「好好好!我去!我去!」
 
  我轻轻捏了一下妈妈的琼鼻,然后走到床边,正要开声叫醒苏裴裴,她似乎 感应到什么,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扯过被单遮住自己的身体迅速地退到离我远 远的角落里。
 
  「不要再碰我了!求你了!」苏裴裴的声音在颤抖着,或者可以说是整个人 都在颤抖着。她害怕我!
 
  「那个……刚才,对不起啊!」我挤出一个笑容,态度诚恳地向她道歉,「 我不该……侵犯你的!」
 
  「不要!不要过来!」苏裴裴惊恐地挥舞着双手,嘴里不停的发出尖叫。 
  「这……」我向妈妈投去了求助的眼神。
 
  妈妈咬了咬牙,最终还是走到了另一边,伸手要去抚摸苏裴裴。苏裴裴刚开 始还是相当抵触的,可也只坚持了半分钟就扑入了妈妈的怀抱哭得稀里哗啦的。 妈妈抚摸着她满是汗水的头发,小声安慰,望向我的眼神里有着几分不忍。 
  三十分钟后,我和妈妈手牵着手有说有笑地走出了那间房子。
 
  夜色渐浓,没有开灯的卧室显得格外冷清阴森,坐在床上的苏裴裴把头深深 地埋进了膝盖,又一次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哭喊。
 
  这一夜,有些东西注定会被改变。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xiawuqing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xiawuqing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8-06-21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