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网站看AV片,毛片基地,毛片,A片,AV片,AV视频在线观看免费观
首页  »  武侠情色  »  [大唐双龙传](1)作者:不详
[大唐双龙传](1)作者:不详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大唐双龙传
 

 字数:1.0万
 
                (一)
 
  「报告总管。已封锁扬州各个城门,那两个小偷一定逃不了。」一个士兵向 宇文化及道。
 
  「谅那些小偷都成不了什么事,倒是那白衣女子剑法高强,要多加提防。」 
  士兵毕恭毕敬的应了一声。
 
  那边厢,白衣女子傅君押着寇仲和徐子陵,早已带着长生诀逃离扬州。
 
  三人从水路逃走。小船在江上疾驶,一会儿,后面竟有数十艘军舰追过来。 
  寇仲怪叫道:「宇文化及追来了,怎么办?」徐子陵也着急起来,毕竟,他 们只是两个十来岁的少年,从未见过这种大场面。傅君镇定如恆,向寇仲道: 「你继续掌舵,我自会应付。」
 
  话刚说完,宇文化及已像箭般冲过来。短短几秒,已将冰玄劲提升至最高境 界,双掌向傅君印去,寇徐两人也感到他森寒的掌气。傅君夷然无惧,拔出长剑 往他刺去。掌扫中傅君的剑背,两人都是全身一震,都不能继续向对方出击,各 自将劲气卸在船上。小船哪受得了他们的劲气交击,立即粉碎。宇文化及提气跃 回军舰,长笑道:「傅小姐再见,以后再讨教。」
 
  三人随水漂流,到了一个沙滩,累得躺下来。傅君一身白衣,被海水一浸湿, 便如同没穿。粉红的乳头、浑圆的乳房,还有那丛令人心动的黑毛便出现在寇徐 两人眼前。
 
  寇仲和徐子陵虽然不是色情狂,但始终是一个正常的男性,又正值青少年时 血气方刚,看到这些火辣辣的场面,生理上不由得起了自然反应。
 
  傅君瞧在眼里,又羞又气,怒嗔道:「你们这两个小鬼在想些什么下流东西?」 由於刚和宇文化及的寒劲比拚,又被海水浸过,身体现在冷得如坠冰窖。
 
  这一说话,又是激动的骂人,终於抵受不了,喷出一口鲜血。
 
  寇徐两人见傅君吐血,忘记了浑身的疲劳,一跳起身,急忙扶着她。徐子陵 念及她的救命之恩,温柔的问:「你还好吧?」傅君疲累之极,只虚弱地点点头, 便合上眼了。寇仲问:「不是这么快就死吧?」徐子陵探探鼻息,尚有呼吸,心 内安定,向寇仲道:「睡了而已。」
 
  寇仲道:「看她的样子,一定是冷病了。陵少,你先去找些树枝来生火。」 
  徐子陵点点头,迳自去了。
 
  寇仲抱着全身湿透的傅君,喃喃地道:「她的衣服全湿了,这样下去,只会 加深病情。对不起也要来一次了。」他的手移到傅君缠腰的丝带,心跳不由得怦 然加速,轻轻一拉,丝带应手而松,她的一身衣服也立即敞开。
 
  寇仲看着她雪白的胴体,不由得面红耳热。解她的衣服,摸着那滑如丝绸的 肌肤,寇仲只有猛吞口水,胯下之物却已怒挺。
 
  好不容易帮傅君脱下了衣物,寇仲气喘吁吁的跳离傅君 .但又偏偏想看傅君 的裸体。傅君的肤色有点苍白,可能是长年住在高丽吧。白白的皮肤,更显得那 两点腥红和一堆黑草更醒目。海水有些仍沾在她身上,在阳光映照下泛光,显得 格外性感。
 
  此时徐子陵刚好回来,寇仲终於不用再看着傅君,帮忙着徐子陵生火。
 
  徐子陵看看傅君,笑道:「倒便宜仲少了。」寇仲没好气的道:「我忍得鸟 蛋都快爆裂了,你这小子这么迟才回来。」
 
  生了火后,徐子陵和寇仲也脱下了湿透的衣服,和傅君的一起挂在树上风乾。 
  一夜无话,第二日,寇仲和徐子陵被傅君掴醒。傅君怒气沖沖的问道:「你 们两个小子,昨晚干了什么?」寇仲道:「我们什么都没有做!只不过怕你穿着 湿衣服冷病,才给你脱下来弄乾它。如今却反来怪我们。」傅君见寇徐两人,眼 光不住在自己身体上逡巡,心中又气上心头。寒劲又袭击身体,立时全身冰冷无 力。
 
  徐子陵抱着她,她微弱的道:「小鬼,抱我,我很冷。」徐子陵抱得更紧, 不断叫:「好些没有?」傅君卧倒在徐子陵臂弯里,鼻端嗅着他的男性气息,初 次被男人抱着的她,感到一阵心甜温暖,低声道:「我身体内很冷。」徐子陵立 即追问:「那怎样才行?」傅君搂着他:「干我,进入我的身体。」
 
  徐子陵想也不想,立即脱掉裤子,露出肉棒,一下便要插入。傅君急忙制止 :「别这样,什么前戏都不做,说干就干,想痛死人家吗?人家还是处女,受不 了痛。」徐子陵对此毫无经验,倒是寇仲,以前常到妓院偷东西吃,间中也看过 妓女和客人的「表演」。当下,碰碰徐子陵:「先吻她嘴唇。」徐子陵轻轻吻着 她两片丰厚红唇,唯恐又弄痛她。但今次显然就不够力道,令傅君有点不上不下 的感觉,心急起来,搂着徐子陵的颈项,向他奉上狠狠的一吻。
 
  经过了一轮法式湿吻后,寇仲继续指点:「摸她的奶子。」徐子陵本不是笨 人,兼且刚才一阵热吻,已唤醒他的男性本能。当下,两只手各捏一奶,慢慢搓 揉。傅君的乳房恰可盈握,简直完美无瑕。徐子陵搓完乳房,慢慢舔着她的肌肤。 傅君感受着这种刺激,舒服得呻吟起来。肌肤传来处女幽香,令徐子陵更加亢奋。 沿乳房直下,经过小腹肚脐,终於到达那神秘的地方。
 
  徐子陵望望寇仲,以眼色询问。寇仲道:「舔啦。出水便可以了。」徐子陵 伸出舌头,舌尖轻轻触了阴核一下。傅君自出生以来,从未被人碰过私处,这下 刺激认真非同小可,高声的大叫出来。徐子陵吓得不敢再舔。
 
  傅君迷迷糊糊的道:「继续……很舒服……不要停……」徐子陵听后,才放 心继续舔,傅君的叫声毫不间断,而且一次比一次大声。
 
  未几,傅君的阴道在徐子陵的不断刺激下,开始流出了淫水。徐子陵道: 「出水了,仲少,怎么办?」寇仲道:「那还等什么?插入去吧。」徐子陵的肉 棒早已蓄势待发,现在更是雄伟过人。徐子陵分开她的双腿,露出那可爱的水蜜 桃,肉棒毫不留情的插进去。
 
  徐子陵初尝禁果,又怎懂得怜香惜玉,肉棒插穿处女膜,还继续狂抽猛插, 直把傅君干得死去活来,眼角含泪。「……轻点……慢点……痛死我了……不要 ……」傅君的哀求,只有更助长徐子陵的兽性。
 
  寇仲看着这场春宫戏,早已按捺不住,也脱了裤子,将肉棒塞入傅君的樱桃 小口中。傅君含着寇仲的东西,舌头乱动乱舞,刺激暮寇仲的肉棒。温暖湿润的 口腔,比起阴户绝不逊色。
 
  两人疯狂的动了一阵,终於抵受不了,分别在傅君的口内和阴道中射精。 
  徐子陵拔出肉棒,还沾着傅君的处女血丝。而傅君的阴户就随着血水倒流出 来。当然寇仲的精液,都被傅君喝过一滴不漏。
 
  「子陵,你的小东西令我全身热热的。小仲,你射出来那些东西,喝了后, 我已经不再寒冷了,谢谢你们。」傅君边穿衣服边说。
 
             大唐双龙传(二)
 
  且说,傅君虽暂时击退宇文化及,但自己亦伤势不轻,幸得寇仲和徐子陵相 助,每天以做爱和吃精液来驱除寒毒。
 
  傅君这天和两人做完爱后,幽幽的道:「待会便要入城了。现在宇文化及全 力缉捕我们,我们必定要改头换面才行。」寇仲笑道:「改头换面倒不用。进城 后,我们以母子相称便可以,包保没有人看得出。谁想得到娘会有两个这么大的 孩子?」傅君娇羞的道:「幸好你们不是我的孩子,否则我们又怎能日夜欢乐?」 这几天以来,傅君对寇仲的机智已经不存怀疑,兼且身心双许,哪有不从之理? 
  入城后,三人走到一所酒家吃饭。膳毕,傅君推推寇仲:「喂,小仲,付钱 啦。」寇仲呆呆的说道:「我又怎会有钱?」傅君愣住,道:「你不是帮我保管 包袱的吗?」徐子陵道:「船沉时,什么也没有啦。」傅君道:「那怎么办?」 
  正徬徨间,隔邻那张桌子的客人走过来,行了一礼:「在下宋师道,姑娘这 桌的帐,在下已代为结算了。」傅君冷冷的答道:「我们自有银两,不用别人结 帐。」寇仲正开心有人请客,见傅君还要拒绝,急道:「宋先生也是一番美意。 娘,无谓辜负人家。」傅君怒瞪他一眼,偏偏又奈何不了寇仲。
 
  其实宋师道是看中了傅君的美貌,否则哪会如此好心。他请了三人进他的船, 名义上是邀他们同行,避开宇文化及的追兵,实际上是想将傅君弄到手。
 
  晚饭时,宋师道在傅君的酒中下了春药。谈笑间,傅君不虞有诈,一杯又一 杯的喝乾。席散后,宋师道将寇徐二人击晕,抱了傅君进房慢慢享受。
 
  傅君见寇徐二人被宋师道击晕,心中大急,偏偏春药发作,全身使不上一点 力气。宋师道淫笑着走过来,动手脱她的衣服。傅君只能叫道:「不要…… 
  别这样……「宋师道当然不理她,轻而易举便将她脱个乾净。
 
  由於春药的关系,傅君早已进入状况。宋师道吸吮着那坚挺怒突的乳头,用 舌头来挑逗。傅君虽已被寇徐二人破身,但经验不多,兼且宋师道乃个中好手, 被玩弄一轮,便不顾矜持,高声呻吟起来。宋师道另一只手揉着傅君的乳房,暗 运气劲,令傅君感到乳房有如虫行蚁咬,其痒无比。
 
  宋师道在傅君的乳房玩完后,探手到傅君的桃源地带,那里早已一片湿润。 宋师道满意一笑,在她的下体不住挖弄。傅君怎受得了这等刺激,扭动腰肢狂叫 起来。宋师道用手指从傅君的阴户沾上一些淫水,将手指硬塞进傅君的口中,淫 笑道:「刚才不是很高贵的吗,现在还不是像一个淫妇一样,还在舔自己的淫水。」 傅君羞耻得闭上眼晴,但舌头不自觉舔到宋师道的手指,自己的淫液腥腥的,又 带一些鹹味,想到此,羞耻之心更强。一向坚强的她,竟哭了出来。
 
  宋师道看见她哭,不但没有停下来,更加快动作。脱下裤子后,将肉棒在傅 君的洞口撞了一阵,屁股一沉,整根尽入。傅君被春药的药性刺激,口上虽说不 要,但实际上又怎能抵受生理上的需要。如今被宋师道一进入,心中暗说:「小 陵,小仲,对不起。我不能为你们守节了。」放下所有女人的自尊,尽情淫叫。 
  插着插着,傅君突然感到一股想小便的冲动,叫道:「不行了,我要尿出来 了……」宋师道知她高潮将至,毫不放松,更加紧抽插。傅君歎了一口气,阴道 一阵抽搐,阴精泄出,达到高潮。宋师道被她的阴精一烫,龟头一阵酸麻,也射 了出来。
 
  翌日,傅君便带同寇徐二人离开。寇仲问:「宋师道的船有什么不好,这么 快便走?」傅君当然不敢说是因为被宋师道强奸而被迫离开,只冷冷的道:「你 喜欢坐他的船便回去好了,跟着我干什么?」寇仲知机不再追问,三人又继续和 宇文化及的追逐战。
 
             大唐双龙传(三)
 
  傅君三人离开宋师道的船后,走了三天。三天以来,傅君将自己的武功教给 寇徐两人。傅君的轻功高明得很,寇徐两人悟性又高,所以连赶三日路也不觉疲 倦。
 
  这天,三人走到一片树林,傅君忽然对寇徐二人道:「不用走了。娘和你们 就在这里分别吧。」寇仲急道:「娘,为什么?」傅君道:「总之,你们不要问。 只管向前走。以你们的轻功,不出一个时辰,定可走出这个森林。」徐子陵道: 「娘,要走就一起走。你怎么可以扔下我们。」傅君幽幽的歎了口气,咬咬牙, 突施重手,将寇徐二人打晕,拖入密林深处。
 
  傅君望着寇徐二人,竟哭了出来,呜咽道:「不是娘想扔下你们,而是宇文 化及已经追到来了。你们天资奇佳,以后一定是了不起的大人物,不能陪着娘葬 身於此。今晚,就让娘从你们身上取下一些纪念吧。」她跪在寇仲前,脱下他的 裤子,将他那半软不硬的肉棒放入口中,吞吐吸啜。肉棒受到刺激,在傅君温暖 湿润的口腔中暴胀,傅君玉手轻捏寇仲的阴囊。昏迷中的寇仲虽然不知道是什么 一回事,但也舒服得射精。
 
  服侍完寇仲后,傅君转向徐子陵。傅君见徐子陵的肉棒全无起色,便先用手 替他弄硬。上下不停的套弄一轮后,徐子陵的肉棒立即起立敬礼。
 
  傅君转念一想:「听说宇文化及是一个变态,喜欢肛交。我的屁屁还是处女, 尚未经开发。万一宇文化及真的来这么一下,我的处女岂不是给了他?!不行。」 望望徐子陵那英俊的脸,雄伟的肉棒,怦然心动。「横竖都是要给人,不如先给 小陵享受好了。」撩起裙子,露出光洁雪白的粉臀。
 
  她用手分开两片丰厚的臀肉,晚风吹在菊花洞中,令她感到莫名的羞耻和刺 激。因害羞而产生的红霞在她的脸颊一掠而过。她跨坐在徐子陵的肉棒上,用手 扶正肉棒,缓缓坐下。
 
  当徐子陵的龟头塞入她那乾乾的菊花洞时,傅君感到彻骨的疼痛,她几乎想 立即站起来,但当她想及好的对象是徐子陵时,心头一阵甜蜜,咬牙强忍,继续 努力坐下,终於她在绝顶的痛楚中吞噬徐子陵的肉棒。她呼出一口气,开始缓缓 上下套动。虽然每一下的抽动也令她痛得狂叫,但想起以后都不能再见到徐子陵, 心中的痛更是令她不能忍受。她哭了出来,一面狂叫:「小陵,小仲,你们知不 知道娘好爱你们。我真的不想离开你们。」彷彿藉着这些哭叫,可以减轻心中的 伤痛。
 
  傅君此时已有点神智失控,不顾疼痛,疯狂的乱动,初开苞的肛门又怎抵受 得了,肉棒插伤嫩肉,流出血水。恰於此时,徐子陵也到达高潮,在傅君的肛门 射精。白白的精液和着红红的血水滴在地上,构成一幅淒艳的图画。
 
  傅君站起身来,屁股仍然火辣辣的痛着,血水顺着她雪白的大腿滴下。此时 宇文化及的声音响起:「傅小姐,化及知道你就在这儿,请出来现身赐教。」 
  傅君冷哼一声,走出森林迎战。
 
  宇文化及见她满面通红,香汗淋漓,衣衫不整,冷笑道:「小姐既已破身, 今天必不是化及对手,不如及早投降,说出杨公宝藏的秘密,或许化及能放小姐 一条生路。」傅君哼了一声:「放屁!我傅君又怎会向隋狗低头。看招!」 
  长剑已发出森寒的剑气,一道白龙似的向宇文化及攻去。
 
  宇文化及颇为诧异,傅君一出手就是这种拚命招数,显是想一开始便重创敌 人。宇文化及怎会硬拚这全力一剑,向旁横移,轻松避开这剑。宇文化及认定傅 君刚才一定经过剧烈性事,力气和灵敏程度一定会大打折扣。所以决定採取游击 的方式,先将傅君的体力消耗净尽,再慢慢收拾她。傅君当然知道他的企图,但 宇文化及本就比她技高一筹,现在存心躲避好的攻击,她又怎能讨得甜头?她表 面上攻势仍如狂风骤雨,但其实有苦自己知。
 
  两人打了一个时辰,傅君提起最后一口真气,暗捏剑诀,向宇文化及使出全 力一击。宇文化及被她的剑气笼罩,剑影在他身边不断幻化,知道今次不能再取 巧闪避。闷哼一声,凝聚冰玄劲,一掌击在剑上。一道阴寒之气沿剑侵入傅君体 内,傅君已是强弩之末,怎抵受得了他的冰玄劲,立即吐血抛飞,软弱无力的跌 在地上。
 
  宇文化及走到她面前:「小姐莫要再倔强,否则休怪化及不懂怜香惜玉。」 
  傅君哼道:「不用多说,要杀要剐,就快动手。」宇文化及摸着她滑不留手 的脸蛋,淫笑道:「我又怎舍得让小姐这么快死。」他粗暴地撕裂傅君的衣裳。 
  傅君赤裸裸的躺在草上,冷笑道:「无论你干什么,我都不会说的。」宇文 化及冷笑道:「是吗?看你能口硬多久。」他脱下裤子,将肉棒硬塞入傅君的菊 花洞。
 
  傅君刚才被徐子陵插得鲜血淋漓,伤口还未癒合,现在又被宇文化及粗暴地 插进来,自然痛不欲生。但傅君性格倔强,紧咬着牙根,不发出声音,可惜眼泪 却不能控制,不断滴出来。宇文化及奸笑道:「你的屁股很紧啊!夹得我的东西 很舒服。我要射了。」其实以宇文化及之能,怎会这么快便射精,他只不过要籍 这些精液来继续折磨傅君 .
 
  精液蕴含宇文化及的冰玄劲,在傅君的大肠发放,直把傅君冷得在地上打滚。 傅君终是凡人,忍不住叫道:「不要……很冷……救我……停止……我肯说了。」 宇文化及收回冰玄劲,热热的肉棒插入傅君的菊花洞,傅君才呼出一口气,道: 「杨公宝藏在许都……」
 
  宇文化及拔出肉棒,奸笑道:「够了。多谢小姐。」将肉棒塞入傅君的小口 中,运起冰玄劲,将精液源源射进傅君的口中,极寒的精液将傅君的内脏全都冻 僵。宇文化及哈哈一笑,走了。
 
  此时,寇徐二人刚好醒过来。抱起傅君,哭着喊娘。傅君勉力道:「娘的内 脏被寒劲入侵,一定活不成了。刚在我是骗宇文化及的,杨公宝藏其实是在长安 跃马桥……」说到此,一口气再也提不上来,头一垂,眼一闭,竟死了。
 
  徐子陵悲痛莫名,仰天狂叫:「宇文化及,我徐子陵一定要你不得好死!」 
             大唐双龙传(四)
 
  自从傅君死后,寇仲和徐子陵立誓要为傅君报复。每天勤练武功,长生诀虽 然艰深,但两人悟性奇高。只一个月间,便已将傅君生前教给他们的内功心法和 长生诀融会贯通,创成一套独特的武功。
 
  两人既然要找宇文化及报仇,便决定向隋都长安进发。
 
  这日行经一处村庄,听得喊杀声响,心中颇为奇怪,便改道朝村子走去。两 人先躲在草丛看着,见整条村子的村民都被义兵赶出来,在空地集合。那班村民 有老有嫩,见到兵士手中的刀枪,都吓得不敢做声。
 
  义兵的首领突然用马鞭指着一个少女,喝道:「你出来。」少女呆了一呆, 但并没有惧怕,昂然站到首领面前。
 
  两人打量一下这少女,果然身材丰满,颇有姿色。首领盯着她一起一伏的美 乳,眼中像要射出欲火。一手便抱着那村女,不理村女叫得拆天价响,立即撕毁 她的衣服。
 
  此时一名军官道:「老大,这样不太好吧。军有严令,不得奸淫妇女……」 
  首领怒骂道:「李靖,少在这儿装好人,你也是看上了这妞儿吧。嘿嘿,最 多我享用完后将他赏给你就好啦。休得多言,别打扰了本大爷的淫兴。」李靖只 有无奈地退下。
 
  寇仲对李靖不禁生出好感,心想:「看来义军亦未必坏透。」
 
  那首领并未停手,村女的衣服已被撕裂大半,雪白的躯体犹在挣扎躲避,但 被首领捉着,无论怎样逃都逃不了。徐子陵已看得忍无可忍,拾起地上的一块石 头,向首领掷去。
 
  首领猝不及防,面部立即中招,石头击中眼角,鲜血汨汨流出。寇徐两人沖 出来,拾起石头乱扔。徐子陵抱起那村女,跳上一只马上,策马狂奔,意欲早点 逃离险境。
 
  谁知,徐子陵一生未试过骑马,马儿完全不听使唤,竟往回路走去。就在此 时,村女接过马,娇叱一声,策马逃离。
 
  这会反而到徐子陵不好意思,村女由於要策马,所以换了位置,变成徐子陵 在村女的后面。徐子陵怕被抛出马背,双手紧搂着村女的蛮腰。由於马儿奔跑极 速,马上两人不住颠簸。村女的屁股一下一下的压在徐子陵的重要部位,令徐子 陵忍得好不辛苦。肉棒高举致敬。
 
  走了一阵,徐子陵和村女见追兵已远,才安心停下来,下马休息。村女望着 徐子陵那高高撑起的裤裆,面上一红,跪在徐子陵跟前,拜了一拜,道:「多谢 你。素素无以为报,只有这副身子。公子请勿嫌弃。」徐子陵窘道:「姑娘莫误 会。我徐子陵救姑娘并不是期望姑娘的身体。」素素调皮笑道:「但你的小东西 可不是这么想。」徐子陵望望自己雄伟的生理象徵,面上一红,不再作声。 
  素素见他默认,立即伸手隔着裤子轻抚他的肉棒。徐子陵乍逢刺激,微微一 抖。素素浅浅一笑,替他脱裤子。那忍无可忍的肉棒立即出现眼前。素素伸出丁 香小舌,轻舔龟头的裂缝,然后整条东西吞入口中。
 
  徐子陵不禁舒服得喘气,自从傅君死后,他已很久没接触过女人。这刻被素 素这一挑逗,欲火立即熊熊烧起。他不自觉地按着素素的后脑,将素素的小嘴当 作肉洞,一前一后的抽插。素素口部含着徐子陵的大肉棒,不能呼吸,痛苦使她 的唇更为紧缩,一吸一吮的,令徐子陵感到前所未有的舒服。
 
  徐子陵被她的小舌刺激,突然抖了一抖,泄了精。素素吐出徐子陵的肉棒, 口部有点酸麻,但仍将徐子陵射出的液体吞下肚子中,一滴不剩。
 
  徐子陵的肉棒虽刚射精,但丝毫没有软化。他此时也顾不得什么礼仪,将素 素按倒地上,撕破她那本已破碎的裙子,屁股一沉,便插了进去。这一插,对徐 子陵而言,当然无比舒服,但对初经人事的素素,却像是要了她的命。处女膜破 裂,令她感到一阵撕裂般的痛楚。她始终是一名弱女子,受不了痛,当下只有疯 狂扭动身体,叫道:「好痛……子陵……慢一点……慢……痛死我了……」 
  徐子陵停了下来,享受着素素那处女的紧凑肉壁紧夹着肉棒那种美妙滋味。 
  等了一阵,他开始缓缓的抽动,轻吻着素素:「还痛吗?」素素现在虽然还 有点痛,但已很幸福。她点点头:「还有一点点,但还好了。」徐子陵得她鼓励, 更努力运动。素素搂紧徐子陵,幸福的感觉佔据着她。她慢慢感觉出快感,淫叫 的声浪也越来越大。不久,徐子陵便弃甲曳兵。
 
  素素和徐子陵整理好散乱的衣服,寇仲也寻到他们,赶来会合。正准备继续 走的时候,前方出现一个人影。
 
             大唐双龙传(五)
 
  寇徐二人看真来人,寇仲叫道:「你不是那个李靖吗?」李靖有点奇怪寇仲 会知道自己的名字。
 
  素素对李靖本有好感,现在见到李靖那英俊的容貌,更是晕其大浪。李靖当 然并不留意,只顾和寇徐两人倾谈。三人越谈越投机,最后,李靖更将得意刀法 ──「血战十式」教给两人。
 
  分手后,寇徐两人委託李靖照顾素素,又继续闯荡江湖。
 
  话说两人正在入城途中,突然遇到那班义军的残部。那些兵士早已被李靖杀 得七零八落,一肚子气无处发泄。如今见到寇仲和徐子陵,二话不说便杀过来。 
  可是,今日的寇仲,徐子陵已再不是可以随便任人欺侮。他们使出血战十式, 那些残兵怎是对手,立即伤了几个。可惜,双拳难敌四手,况且他们又没有真的 大刀,只是用树干充当。不半晌,又被人打得落荒而逃。
 
  正逃跑间,突然听到后面一阵惨叫。寇徐两人回头一看,见到一个头顶高冠 的怪人,原本追杀他们的士兵已经全都卧倒血泊之中。
 
  怪人杀了那么多人,却若无其事的道:「你们便是寇仲和徐子陵?」两人不 敢不答,硬着头皮点点头。怪人又道:「你们放心,我不会杀你们的。」话虽如 此,但两人刚见识过他那凶残的手段,又怎相信他。怪人道:「我是江淮军统帅 杜伏威。我只是想问杨公宝藏的秘密。」寇仲暂且拖延着他:「我们肚子饿了, 得进城里吃些东西。否则便什么也记不起来。」杜伏威虽明知他是在拖延时间, 但也无可奈何,况且他认为两人绝对走不了。
 
  进城后,三人在酒楼坐下,寇仲知道杜伏威不敢对他不利,放心吃喝,突然 门外走进一夥人。
 
  那夥人坐在杜伏威的隔邻,其中有一个少女。寇徐两人见她貌美,忍不住多 看几眼。
 
  那女子也察觉到寇徐两人的眼光,心中有气,向身旁的男子说:「那张桌子 那两个色鬼时常不怀好意的望过来,还有那个怪人,头上戴着这样一顶高冠,瞧 着就心中有气。」
 
  杜伏威听了此话,心中大怒,但因为有大事要办,心中急着要盘问寇仲杨公 宝藏的秘密,便忍气吞声,和寇徐结账离开餐馆。
 
  走在最后的徐子陵经过少女的桌子。少女故意伸出小脚,狠狠地将徐子陵绊 倒。徐子陵怎料到有此变化,向前一仆,将寇仲也弄跌,两人在地上滚作一团。 
  杜伏威此时已忍无可忍,双目用不友善的眼神瞪着那少女。少女身旁一个老 者道:「对不起。我的侄女并不是有意的。」一面又命少女赔不是。少女却哼了 一声,手蛮腰,道:「谁叫他两个色迷迷的望着我。本小姐只是小惩,让他们知 道教训。」老者叱道:「无双,不得无礼。」
 
  杜伏威杀气大盛,寇仲怕他又再杀人,道:「爹,正经事要紧,算了吧。」 
  杜伏威没有动:「报出门派来历,看我能否惹你们。」无双的师兄立即得意 洋洋的道:「我便是梁师都的儿子梁舜明,他们是梁师都的亲戚,惹不惹得起就 由你自己决定了。」
 
  杜伏威纵横天下,割据江淮,又怎会将一个梁师都放在眼内。他盯着那个少 女,沉稳的道:「你既这么讨厌人家看你,我偏偏要你任人看过饱。在这里立即 脱光衣服,否则我管教你们全都死光。」梁舜明自小骄纵惯,怎忍得杜伏威如此 出言侮辱爱侣,长剑一振,便向杜伏威心脏刺去。
 
  杜伏威根本不将他放在眼里,长袖一挥,梁舜明立即吐血弹开。老者知道他 是杜伏威,不敢怠慢,舞动大刀进攻。杜伏威冷冷的道:「沈乃堂的刀法原来也 不过尔尔。」长袖飘飞,只几下便将沈乃堂打败。
 
  杜伏威转向面无人色的无双:「你是要自己脱,还是我帮你脱?」无双哭求 道:「杜将军,我不是有意的,对不起。你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吧。」杜伏威仍 是木无表情的道:「我说过的话就不会收回。你现在是脱还是不脱?」无双知道 此劫难逃,只有哭哭啼啼的点点头,将身上的衣物逐件逐件脱下来。
 
  想不到,这无双的身材蛮不错的。高挺的乳房、鲜红的乳头、雪白的肌肤、 黑黑的阴毛、结实的大腿、粉红的阴唇,当真是人间极品。尤其是现在她哭哭啼 啼的样子,宛如梨花带雨,更添楚楚可怜的味道。
 
  杜伏威面对美女,仍是木无表情,向寇仲和徐子陵道:「这是爹送给你们的 第一份礼物。尽情享用吧。」寇仲不肯作此等事情,但又知道杜伏威的意旨不可 违,只得道:「爹,我们不想插这贱妇。不如这样吧,梁舜明一看样子便是贱人 一个,由他来插这贱妇,再适合不过。」
 
  杜伏威知他不想干,也无谓强人所难,虎目转向梁舜明:「听到没有?还不 快做?」
 
  寇仲知道无双和梁舜明是情侣,希望由梁舜明替无双开苞可减少无双的心灵 创伤。
 
  梁舜明此时对杜伏威已敬若神明,不敢不从,走到无双前,立即脱下裤子。 
  可惜,那条东西经刚才一阵惊吓,已变成死蛇烂鳝般。杜伏威冷笑一声: 「这么软,怎替你的情人开苞?不过,你的情人不是只有这个洞的。」梁舜明不 得已,只好将肉棒凑到无双唇边。一阵腥膻味扑鼻,无双只感到一阵心,但接触 到杜伏威如鹰的眼神,又不敢不从,只得忍住厌恶感,将肉棒纳入口中,但眼泪 却已不受控制的坠下。
 
  无双初尝口交滋味,技巧不纯,但这种拙劣的技巧更能挑动男人的?丑C梁 舜明的肉棒被她舔弄一阵,在她口内暴涨。无双被撑得满满的,桃腮鼓起,呼吸 困难,口水从嘴角不断流下。
 
  梁舜明瞧着师妹如此痛苦,也是心中不忍,但没有杜伏威的命令,不敢抽出 肉棒。杜伏威道:「硬了便抽出来,泡在里头干什么?」梁舜明如奉纶音,将肉 棒从无双口中拔出。无双大口大口喘气,显是辛苦之极。
 
  梁舜明抬着师妹雪白的大腿,缓缓分开。粉红色的阴唇也微开微合,在漆黑 的阴毛掩盖下,更显淫秽。梁舜明用龟头在无双的阴部揩着,待无双的阴部流出 一些淫水,才一插到底。
 
  「痛……不要……很痛……痛死我了……求求你……拔出来……停止……救 命……」开苞的痛楚袭击着无双,平时娇生惯养的大小姐也受不了,只有大声呼 救,可惜没有人能救她。
 
  寇仲搬来一张椅子,让杜伏威坐,徐子陵就斟茶,给杜伏威喝,极尽殷勤之 能事。寇仲道:「爹,孩儿看不惯这等场面,要到茅厕自己解决。」杜伏威看见 寇仲高举的小弟弟,不虞有诈,只哼了一声:「快一点,别慢慢来。」寇仲恭敬 地答道:「一定一定。」便走了。
 
  这边厢,梁舜明一点不敢怠慢,仍然努力地一下一下的抽插着。无双蓬门初 开,山路紧窄难行,紧紧夹着梁舜明的大肉棒,令梁舜明感到无比刺激,抽插得 更卖力。无双被这么多人看着,心中羞耻,拚命想忍住淫叫,但每一下抽插都带 来无限感觉,又岂忍得了。阴部更是如下雨一般,淫水狂流。
 
  梁舜明也是初尝禁果,被无双的淫水一烫,精关守不住,在无双的肉洞里一 泄如注。
 
  徐子陵偷偷地拿过一杯水,倒在裤裆里,向杜伏威道:「爹,孩儿忍不住射 了。」杜伏威皱眉道:「怎么如此不中用。快到厕所清理一下,顺便看看寇仲那 小子在干什么。」徐子陵立即离开,与寇仲在厕所会合,走了。
 
  杜伏威久得不见,方知中计,展开轻功,四处找寻两人。
 
               (待续)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8-02-25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