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网站看AV片,毛片基地,毛片,A片,AV片,AV视频在线观看免费观
首页  »  家庭乱伦  »  家有爱母
家有爱母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小正近来一直很不开心,在学校里被老师骂,到家里又被老爸一顿猛K。

合上书本,小正呆呆的望着窗外,同学们陆陆续续的走出校门,操场上校队的几个家伙正在那里踢
球。若是往日,小正或许也正和他们在一起,可今天……

小正现在正是高三,过了年就要大考。或许真的是天资不行,虽然他一直都很努力,可在校里的排
名却老是拖在后面。十八岁的男孩子,身高有一米七五,可在校里还常常受到同学的欺侮。

北方的天黑得快,校里的老师、同学们陆陆续续的回家。校园很快就静下来,除了家属院那边透出
微弱的灯光,食堂里偶尔有人进出外,就连平日那勤快的看门老伯,此刻也吃罢了饭,猫在屋里偷偷的
看起电视来。

小正低头看了看表,6 点半,不知他走了没有?

早上,老爸说今晚要坐火车到南部开会,大概要去上半个月。「时间越长越好,最好过个一年两年
的……」小正嘟着嘴,从座位上站起来。

学校建在市郊,一到了傍晚,马路上都空荡荡的了。还没到冬季,可这几天气温却下降很明显,即
便是穿了毛衣,小正还是有些冷。

「唉……」小正叹了口气,双手捂着衣领,往家里一步步挪动。

家离学校并不远,所以小正向来只是步行,父母也觉得年轻人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多锻炼锻炼有好
处。

「不知老爸走了没有?」小正最关心的就是这件事,脚步也放慢了许多。

「哎!小正在这里!」三个看似喝酒的少年从胡同里钻出,其中的一个指着小正叫道:「嘿嘿,又
碰到他了……」

*************************

美娴在市委工作,是市委常秀叶大全的秘书。同龄的姐妹都羡慕她工作好,在市委、又是几大巨头
之一的秘书,论职位虽然说不上什么,可在市里办事却方便得多。

自己的苦只有自己知道,美娴做得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快乐。通常人们觉得做秘书的只是给领导
提提包,泡杯水什么的,其实领导做的哪件公务,不得秘书下去跑啊,做好了,这是你的本份,万一出
了什么差错,那就吃不了兜着走。

工作辛苦美娴倒也没觉什么,毕竟这是份内之事,再说也是为了生存,让她难以忍受的是叶委员那
色色的目光和老是挥来挥去的那双手。

叶大全主管政法工作,在市委来说,他是除了书记和市长的第三把手,一段时间以来人们纷纷传言,
老书记退了后,姓叶的已被内订为接班人。

叶委员工作有法,政绩鲜明,可他也有个男人的通病——好色。

平日里常往歌舞厅、桑拿浴室去消遣,时间长了,好象刺激性渐渐消退,竟打起美娴的主意来。美
娴过年就四十岁了,可从外表看上去,没有一个人会相信,披肩的秀发,丰满挺拨的酥胸,依旧纤细的
柳腰,紧绷微翘的玉臀,所有女人的诱人之处不仅没有随年华离她而去,反倒越发的张扬,就象熟透的
樱桃似的,越是成熟,给人的诱惑越大。

叶委员为官日久,并不敢象对待舞小姐那样放肆,他要凭自己的风度和手段让美娴自愿送到床上来。

自从有了这个打算之后,叶委员对美娴的语气亲切了许多,今天从外面给她带一件鲜花,第二天考
察制衣厂又为她挑件衣服……美娴不敢不要,叶委员说:「你要是不喜欢,就把它扔了。」领导送的东
西,怎么敢说不喜欢呢?

美娴把那些礼物一一的收下来,她要等到适当的时候送还给他。可叶委员不干,过了几天如果她还
没有穿出来,他就问:「小娴,那件衣服怎么不穿上试试?是不是送人了?」

「嗯,是舍不得穿那么高级的……」美娴低声的回答,悄悄的把手从叶委员手里抽出。

「哦,是这样啊,你就穿吧,往后我会多帮你留意的。」叶委员说着,装作看美娴手里的文件,把
勃起的下部顶在她屁股上。

臀部被硬梆梆的阳具磨擦,美娴不由的轻呼出来:「嗯…叶先生,这份文件您如果没什么意见,我
就叫小王去打。」说着她转过身,把文件递到叶委员手里,心里却在骂着:「老色狼,总有一天死在女
人手上。」

叶委员大度的伸出手,接文件的同时捏了美娴一把,「这份文件不急,明天再打也不晚。」他的手
并没有去拿文件,而是在美娴的手上轻轻磨擦。

「……」美娴无奈的望向窗外,手就那么呆呆的停住,既不敢撒手让文件掉落,也不敢抽回。

窗外车水马龙,人们象每天一样在来回穿梭。碰上这种事该怎么办呢?

丈夫今天出门了,再说既便是他在家里也不一定敢怎样,他的那个副局长还是姓叶的亲自提拨才当
上的。

「小娴,」叶委员好象觉出了什么,把文件往桌上一丢,挨着美娴往外看。美娴身上穿的是他前两
天从京城带回来的丝质长裙,柔顺的布料紧紧的贴在她的身上,叶委员清了清嗓子,说:「听说你家小
正学业不大好?」

「嗯。」

「现在的孩子都这样,我家阳阳这些年老是排最后一名,」叶委员叹了口气,又往美娴那边移了移,
「不过你放心,小正的工作我包了,」说着,叶大全伸出手,在美娴的臀上拍了两下。

真诱人的屁股,拍起来弹性十足,要是能从后面干进去,两手摸着这里……叶大全越想越是得意,
不觉多拍了几下,「我包了……」

美娴想发作,却不得不考虑小正的事,「那您说话可要算话啊?」

「我当然说话算话,你看进公安局怎么样?」见到美娴并没有反对,老叶索性把手放在那里,静静
的体会美臀的体温。

这个老流氓!美娴咬了咬牙,把气咽到肚里,若无其事的回答他:「公安局工作黑白不分,忙起来
几个月也不回家一趟,有什么好?」

「说的也是,那你看进法院呢?」老叶色迷心软,心说:「只要你和我上床,让他进市委我都给你
办到。」

「进法院是不错,只是……」美娴不由的抖了一下,姓叶的把手按在臀上,手指刮着股沟,这种轻
薄的举动实在让人受不了。

「只是什么?」老叶放得更开,就如在舞厅里玩小姐那样,手指用力的抓紧臀肉,又忽的放开,不
时的把手指挑向大腿夹着的妙处。

「嗯……」美娴轻声的呼了口气,玉手伸向后面,去搬老叶的手掌,「他一个高中毕业生,可……
不是说进就进得了…啊……」

身前的美人语带娇喘,老叶的心里乐开了花,一手握住美娴的手腕,另一手在肉臀上大力搓揉,「
我不是说了么,我包了!我的话你也不信?」

「信……我信……」美娴无力的哀求,「叶先生,你不要……摸人家那里……」

「在一块工作,轻松轻松怕什么?」

「要是我老公知道,他会打死我的!」

「老杨啊,他不会的,你告诉他,等我当了市委书记,他就可把局长前面那个副字去掉。」老叶说
着,弯下腰,把美娴的裙子慢慢的向上卷…



「不行!」美娴大声的叫起来,如果再让他做下去,真不知会到哪种地步。

回到家,美娴的心还在突突的跳,出了这种事,该怎么办呢?若不是最后关头上那一声吼,今天肯
定要被姓叶的破了贞洁。

桌上放着老公的字条,说是要自己照顾好小正,最重要的是别让他贪玩,等他回家时要让小正有点
进步。

美娴真想哭,为了小正,也为了老公,自己才受那男人的轻薄,只是……只是日后可怎么上班?下
次他再那样要怎么才能躲开呢?

做完了晚饭,已快七点了,美娴看了看表,耽心起小正来。这孩子,该不会是他爸今早说了两句,
就拖着不回来吧?想到这儿,美娴顾不得天冷,只穿着那件裙子就从家里出来。

先是到了学校,看门的老头说孩子们都走了,她还是不甘心的到小正的教室去看了一下,整个校园
里空荡荡的,哪有儿子的影子?

校门口的不远处有一条叉道,是通向一处干涸的水塘,莫不是去了那里?

近冬的北方,七点天就大黑了,好在月光明亮,美娴一个人乍着胆子,往小路上走去。

远远的看见水塘里有几个人影在动,美娴害怕的放慢脚步,若是碰上坏人,自己又穿得这么耀眼…


「我做……我做……」一个男孩求饶的说着,却正是小正的声音,美娴心里一惊,快步跑过去。

小正正趴在土地上,在地上爬,「你们是谁?怎么这样欺侮小正?」

美娴大声的责难。

借着月光,美娴清楚的发现少阳也在这里,正两手叉腰,指挥小正前进的方向,另两个男孩见到美
娴,收回踢向小正的腿,低着头,好象和自己无关。

「娴姨?」叶少阳不自然的问道,由于工作上的关系,美娴曾去过叶委员家里,见过几次面。

「少阳!」原来真的是这孩子,美娴放下心来,大声的斥道:「你们在干什么?我要告诉你爸爸!」

「别呀,姨,我们只是在做游戏,小正自己说他要做马,爬给我们看的。」叶少阳一脸的委屈,对
小正说:「小正,你自己告诉阿姨,是不是你自己要做的?」

旁边的两个孩子见到少阳并没有害怕,也壮了胆子,语带威胁的冲小正喊道:「说呀!是不是你自
己要做的?」

「你们!」美娴气得挥起手,朝少阳打过去。少阳一闪,她的手就落空了,「阿姨,你别打我呀…
…」叶少阳口气变粗,朝美娴跨了一步。

「妈,是……是我自己要爬的……」小正懦懦的点头,两手还是撑着地,想是跪了很久,一时站不
起来。

「娴姨你听到了吧,小正要爬给我们看,我们可没欺侮他。」叶少阳从怀里掏出根烟,叨在嘴上,
旁边的一个立刻打着火机,帮他点燃。

「你怎么这么说话,没大没小的!」美娴万没想到小正让他们欺侮到这种地步,受了委屈竟然也不
敢说。

「娴姨,您这是怎么说话呢?」叶少阳吸了口烟,放肆的喷在美娴脸上,「您不就是我爸的一个秘
书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你!?」美娴气得说不出话来,抡圆了巴掌朝叶少阳打去。

叶少阳好象防着她这手,头一闪,反到抓住美娴的手腕。「娴姨,你别说打就打啊?」叶少阳拽着
美娴的手,两眼放出凶光。

浓浓的酒气扑面而来,美娴恶心的想吐,这小子仗着他爸的势力看来一定欺侮小正很久了,本想是
训他一顿,赶快把小正领回家,谁知他不仅不怕,看样子连自己都想打。美娴瞪着叶少阳,气得大口喘
气。鼓胀的两粒大奶在急喘之下,一起一伏的轻摇,诱人的体香传到叶少阳鼻中,他下面的小弟一下就
硬了。

「娴姨,怎么不说话了?」叶少阳手握得更加用力,两眼直勾勾的盯在美娴的胸前。

「你放手!」美娴大声的叫,她从叶少阳的脸上隐隐的看出什么,这孩子狂傲惯了,要管他只有叶
委员才做得到,听他身上的酒气,如果不尽快和儿子离开这里,没准会发生什么事。

「娴姨,你……」叶少阳没有放手的意思,朝美娴又靠近了些。

「你们放开我妈!」小正从地上站起来,想要把母亲和叶少阳分开。

「你找死啊?」另两个男孩见到叶少阳和美娴摆了个平手,胆子跟着大起来,一个用力一蹬,小正
被踢倒在地,「老老实实的别动!」

「你们别打小正,」美娴用力的想要挣脱,哪知叶少阳顺势把另一手也抓住。

「少阳,你把手放开。」美娴声音弱了很多,心想:今天先躲开他们,明天就算让那老色鬼弄了,
也要让他管管儿子,最起码不能再让小正受到欺侮。

「娴…姨!」叶少阳拉着美娴的左手,放在自己脸上摸,「你刚才不是要打吗?现在可以打了,我
不还手。」说着,他拿着美娴的手在脸上拍,「人说打是亲骂是爱,你就多打几下。」

「你!你再不放开我,明天我告诉你爸爸!」

「告诉我爸又能怎样,他和小姐们上床我都偷着拍了照片,他会说我么?」叶少阳说着伸出舌头,
在美娴的手上轻轻地舔起来。

美娴气得要死,可又无可奈何,他的手力量很重,根本就撑不开,情急之下,抬起腿照着他的下阴
踢过去。

叶少阳正痴心的舔着手指,没料到美娴会有这么一下,好在美娴并没有踢到正处,只是把大腿根踢
得生疼,「哎哟!」叶少阳夸张的大叫,「娴姨,你踢到我鸡巴了!」

「………」美娴气得说不出话,两腿交错着前踢。

「哟,您怎么这么大气啊,再踢裙子要扯了。」叶少阳一边闪避,一边盯着美娴踢过来的腿,找准
机会一抄,就把她的右腿抓住。

美娴一条腿在地上支撑,站得不稳,叶少阳左手拉着美娴的大腿,右手一揽,就把美娴抱住。

「阿姨,这也太亲热了吧,怎么钻到我怀里来了?」叶少阳粗鲁的笑着,把嘴贴在美娴的粉脸上。

旁边的小正看到妈妈受辱,急急的冲过来,却被另两个人拳脚交加,又打在地上。

「你们两个把小正按住,娴姨和我要快活快活。」少阳一边大笑,一边把手摸向美臀,「娴姨,你
屁股真翘!」

「少…少阳,你把阿姨放开……」手脚都被他制住,小正也被他们踢打,除了说好话,美娴已没了
主意。

叶少阳轻咬着美娴的耳朵,左手用力的高抬,美娴只得翘起脚尖,两手搭在他肩上才勉强站住,「
少…阳,把阿姨放下来好不好?」

「好啊,不过阿姨刚才那么凶,还把我鸡巴踢疼了,你说怎么办?」

叶少阳借着酒气,后面的手粗鲁的抓住肉臀。

叶少阳自幼成绩不好,小学时降了几次级,现在已经二十岁了,对于男女之事,虽不敢比他老爸,
可在那方面的经历却也足以让人吃惊。叶大全是个色鬼,市公安局每次查到黄片,都有一部分送到他那
里,久而久之,家里的片子数不胜数。老叶自以为藏得很巧,却不知宝贝儿子早就偷偷地开始看了,不
仅看,叶少阳还常常到市效的芬兰阁、百花歌厅等地方实习,在性这方面算得上老手。

酒后的叶少阳,正没事找事,想带着哥几个去舞厅玩玩,没想到半路上碰到小正,更没想到竟可以
抱到小正妈。美娴身上那种成熟女人特有的风情,诱人的体香,都使叶少阳着迷。

「你…说怎么办?」美娴轻轻的,想哄他快点放手。

「阿姨,」

「嗯?」

「我鸡巴疼。」叶少阳嘿嘿的笑着,放肆的看着美娴的脸。

「别胡说,你还小,别想坏事……」

「我是说实话,您真踢疼了我,好象肿了。」叶少阳一边说,一边拉着美娴的手,让她按在裤裆上,
「您摸摸试试,都这么大了。」

「不行!」美娴不敢大声说话,那一边小正正被两个男孩压住,背朝着这边,「少阳不能这么做,
我是小正的母亲,还是你爸的秘书……」美娴慌乱的移动手指,想要躲开,却被叶少阳死死的按在上面,
她的手指一动,变成了想要摸他那里似的,一下下碰到少阳的鸡巴。

「这才好嘛,娴姨,我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竟会主动的摸我鸡巴。」

少阳大声的说,故意要让小正听到。

「妈,你?……,叶少阳,你别动我妈!」小正急得直踢腿,却怎么也挣不开身上的两个男孩。

「小正,妈没有……,少阳…少阳…你……」

叶少阳趁着美娴扭头说话的空档,拉着她的手松开腰带,把她的手伸到内裤里。热乎乎的阳具摸在
手中,美娴不由的吓了一跳。

「少阳……,不要这样对阿姨,小…正还在那边呢……」

「娴姨,你要是想小正没事,就好好的给我捏捏。」叶少阳带动美娴的手指,在鸡巴上套动起来。

「今天…今天的事就当阿姨错了,你让他们把小正放开,阿姨也不告诉你爸,行不行?」美娴无奈
的移动手指,另一手只得紧搂住少阳的脖子,否则的话就会摔倒,这小坏蛋更不知会做什么了。

「行。娴姨求我我当然没问题,可我也要求您一件事,您答应了,以后小正不会有人敢欺侮他,您
若是不答应,那就不好说了。」

「什么事?」虽然知道不会是好事,可自己又不能就让他这样玩下去。

「我长这么大从没吃过奶,不知阿姨可不可以……」

「不……不……」

「不行吗?」叶少阳左手高抬,美娴的身子斜着被他架高,一只脚在地上蹦来蹦去。

「不……,少阳,阿姨求你,先把阿姨放下来……」随着跳动,美娴的两个奶子在叶少阳脸上摇来
荡去,更加激起他的欲火。

「行还是不行?」这个方法果然好用,叶少阳抽出右手,索性把美娴的另一条腿也架起来。

「不……要。」美娴两腿都被他抱住,无奈的在少阳怀里扭打。

「哪有这样说不要的,您的整个身子都给了我,还说不要?」叶少阳软硬不吃,任凭美娴在身上扭
动。

「妈!叶少阳!」听到少阳的话,小正历声叫着。

「少阳,你让他们别打小正,把小正先放开。」

「您是想让小正看到您在我身上的样子么,那好啊,国升,你们……」

话还没说完,美娴就用手堵住少阳的嘴,「不用了,不用了……」

「这么说,您是同意了?」

美娴无力的点了点头,这里白日里尚少人烟,想指望有人来救是不可能的,再说,这样子若被人看
到,传出去的话,可怎么活?

「这才是我的好娴姨嘛,」叶少阳说着,两腿一屈跪在地上,头一低,把美娴压在身下。

「娴姨,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可别和我玩花招。」

美娴闭着眼,任凭少阳从肩上褪下裙带,两个大奶从胸前弹起。

「少阳,阿姨求你小声点儿,别让小正听到……」

「嗯,只要您不玩花招,我当然不会大声了,」少阳一手一个,把玩起奶头来,「娴姨,你的咪咪
真棒,比做小姐的还滑溜呢。」

「你…快点吧,太长了小正会知道……」少阳的手指紧紧的捻着奶头,虽然疼痛万分,可美娴也不
也叫出来,毕竟儿子就在不远处,要让他知道……

「快点?快点什么?」叶少阳拍了拍奶子,故作不解的问道。

「吃…快点吃……」

「阿姨,你想必是很久没做爱了吧,怎么比我还急呢?」叶少阳说着,俯下身,在奶子上亲了一下。

「别说话,少阳,阿姨求你……」

奶头在叶少阳的玩弄之下,竟然挺了起来,叶少阳知道这是好现象,当下也就低下头,细心的含住
奶子,技巧的舔弄。

「嗯……嗯……」少阳的力量很大,舔的美娴不由的发出哼声。

「阿姨,我舔的还好吧?」

「……」

「娴姨,我问你话呢?少阳舔的好不好?」

「不要说话……少阳……嗯……你轻一点儿……」

「好不好嘛,阿姨还没回答我呢?」叶少阳说着,拉过美娴的手,让她摸住自己的鸡巴,美娴很快
就躲开。

「嗯……少阳……说好是吃奶的……嗯……不要说了不算……」奶子被叶少阳逗得心慌,美娴无力
的反抗道。

「那,我吃您的奶,您帮我摸摸鸡巴怕什么?」

「不要说鸡……」美娴娇喘连连,奶子在他的摆弄下越发的傲人,身上一点力气都使不出。

美娴的反应少阳一一看在眼里,又拿着她的手让她握住鸡巴,坚挺的肉棍握在手里,美娴却好象有
了依靠似的,既不再躲开,也不在上面做什么。

「娴姨,你说我是小孩子,可我的鸡巴象是孩子吗?不瞒你说,我常到舞厅打炮。」

「嗯……少阳,你轻一点儿……阿姨……那里痛啊……嗯……」美娴的手在少阳的鸡巴上不觉的动
了起来,这坏蛋的家伙硬得象铁棍,摸得美娴浑身酥软。

「娴姨你说话呀,我这根宝贝就连舞小姐都怕。」少阳一边说,一边拉着裙子往下褪,一直拉到腰
上。

白天叶大全的挑逗、儿子的晚归、儿子的懦弱、叶少阳的威胁和玩弄,这一切全发生在自己身上,
美娴象是已被击倒,再也没了反抗的心情,像是配合似的挺起腰,让少阳把裙子脱下去。

「娴姨,我真爱死你了,快回答我的问题,我鸡巴摸起来够不够劲?」

叶少阳把自己和美娴的内裤全部扔到一边,手指探向美娴的小穴。

「够劲……嗯……少阳,你不要挖……」美娴夹紧大腿,玉手用力的套着鸡巴。

「娴姨,你……这里都出水了,」叶少阳分开美娴的双腿,手指在小穴中抽插,「我最喜欢水多的
女人了!」

「嗯……少阳……嗯……少阳……」

「娴姨,是不是想让我这根鸡巴干你?」

「嗯……嗯……」美娴轻声的呻吟,手指活动的更快。

叶少阳扶着美娴的手腕,美娴知趣的带动肉棒,两腿微张,搭在少阳的腰上。

「娴姨,我可要进去了。」

「嗯……嗯……哦……小阳……轻轻的来……」

叶少阳挺动阳具,朝着美娴的蜜穴一插,两人交合在一处。

「娴姨……你……舒不舒服?」

「嗯……嗯……」美娴只是娇喘,哪还说得出话。

「姨的穴真紧……夹得少阳好爽啊……」叶少阳两手拖着美娴的大腿,放肆的喊出来。

「嗯……少阳……嗯……大鸡……嗯……」

「娴姨……你的水好多……操起来好棒……」

「……少阳……嗯……少阳……嗯……」

两人的声音越来越大。

不远的地方,小正无力的被压在地上,听着叶少阳和妈妈的喊声,泪水早已模湖了双眼。

**************************

发泄完的叶少阳带着两个同夥消失在夜色中,美娴无力的躺在地上,疲惫的闭着眼。

叶少阳正值情欲暴涌的年龄,强壮的身躯加上技巧的爱抚,给美娴带来一种从没有过的震憾。青春
的活力,略带旋虐的冲击,竟使她从最初的反抗,慢慢的变成承受,到了后来,竟不由自主的迎合,这
一切,都让她想不通。

难道——我的本性就是这样?为何在儿子被人欺侮的时候,自己竟会产生高潮?而且那种感觉就是
和老公也没有过的,夹杂着害怕,心慌,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快感……

小正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刚才那两个家伙怕他反抗,打得他鼻青脸肿,更让他痛心的,却是——
妈妈一定被叶少阳干了!小正虽没有做过爱,可是听刚才的声音,他基本上可以肯定这个推断。

长久的沉寂之后,小正拖着腿,朝妈妈走过来。

「妈,妈。」

「小正……你先别过来!」美娴慌的从地上站起,还没拉正裙带,小正就到了跟前。

「……」

眼前的妈妈秀发散乱,尚未挂好的裙带下,露出大半个乳房。象淋过雨似的,整条裙子乱乱的贴在
身上,被撕开的裙角中间,一截白嫩、浑圆的大腿显露出来,伴随着她的呼吸,轻轻的抖动……

——-完——-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8-06-21更新.